衡阳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雨中的小白杨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49:22 编辑:笔名

摘要:她望着房前那棵浑身早已湿透的小白杨,往事仿佛历历在目……她知道,此时那雨中的小树和她的心情一样凄然。惋惜中她注视着小树孤零零在风雨中舞动,心也随着那一片片枯叶不知要飘向何方…… 一场秋雨挟着丝丝寒意不期而至,将田野笼罩在一片阴冷的雾霭里。雨如蚕丝,织成了一张网,网住了天,网住了地,却网不住秋荷缠绵伤感的思绪……

秋荷静静地倚在门口,像一幅被打湿了的油画,默默望着绵绵秋雨。天色越来越暗,娘咋还不回来?秋荷想,娘说不定又去了财生家。提起财生,秋荷便想到了喜禾。他俩一个是村长的儿子,一个是农科站的技术员。这些天,财生和喜禾的身影老在秋荷的脑海里晃来晃去,搅得她心神不宁,越发的愁苦了。秋荷正想着心事,娘回来了。

娘打着一把油纸伞,缓缓走进院子,立在那棵小杨树旁,沉默了许久。小杨树是几年前喜禾和秋荷一起栽下的,眼看就要成材了,可自打浇了村造纸厂污染过的河水,渐渐地就枯萎了。这时雨已经停了,娘因为有心事,才忘了把伞收起。

秋荷轻唤一声娘。娘这才回过神,一进门就把秋荷拉到里屋。娘欲言又止,话没出口,眼泪先簌簌地落下来。秋荷说:“娘,有啥话,你就明说吧。”

娘扯起衣袖沾沾泪,勉强一笑,说:“村长催得紧,你跟财生的事……”

秋荷一字一句地说:“俺不嫁,谁都不嫁!”

娘说:“又说傻话!谁家的闺女不出门?”村长都放出话了,胳膊拧不过大腿啊!”

秋荷说:“不就是借他家一万都块钱吗?俺进城打工,挣钱还他……”

娘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唉——你呀你!还是认命吧……”

娘轻轻抚摸着秋荷乌黑的头发,就犯了愁。自打八年前秋荷她爹死后,家里就像塌了天。这些年,幸好有村长的帮助,秋荷的弟弟才念完高中,考上了大学。为了帮娘分担家里的重担,秋荷却不得不早早就退学了。秋荷踏实能干又心地善良,模样也长得百里挑一。虚岁才二十,说媒的就一茬接一茬,把门槛都要踢破了。这时候,村长放出话:他要娶秋荷做儿媳妇。媒婆们这一下都傻了眼。村长可不是一般人,自己开了一家造纸厂,每年光缴税就有十几万,还是县里的政协委员呢!别说在村上,就是在乡里、在县上,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他一跺脚,十里八村村都会颤三颤!既然他说要娶秋荷做儿媳妇,谁要再给秋荷提亲,那就是不知天高地厚,就等于去摸老虎的屁股!

可秋荷一点也不喜欢村长的儿子,她心上已经有了另外一个人。但在村长管辖的一亩三分地,秋荷的命运并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。她望着房前那棵浑身早已湿透的小白杨,往事仿佛历历在目……她知道,此时那雨中的小树和她的心情一样凄然。惋惜中她注视着小树孤零零在风雨中舞动,心也随着那一片片枯叶不知要飘向何方……

共 975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秋荷对婚姻的无奈,支书的霸道,这些不正常的事儿尽管是个例,是偶然发生的,也与时代背道而驰。秋荷是新女性,有文化,在传媒时代,绝不可能被桎梏在村长管辖的一亩三分地。因此秋荷完全可以像雨中的小白杨那样,与风雨搏斗,展现自己,茁壮成长。【编辑 王老大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5-11-22 10:58:4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,问好,期盼新作!
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6-01-08 21:18:44 谢谢王老大编辑,问好。

2 楼 文友: 2015-12-16 16:22:08 命运不能掌控,但我们可以拼搏,用自己微弱的力气去改变。拜读佳作,问好!
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6-01-08 21:19:57 谢谢是晨风文友的评论。问好!

莱芜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温州哪家性病医院好
大连治疗宫颈炎医院
莱芜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温州哪家医院治疗性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