衡阳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4G提前发牌照中国联通中国电信难抉择4G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05:12 编辑:笔名

4G提前发牌照,中国联通中国电信难抉择 - 4G

曾几何时遥不可及的4G,上马的时间可能要比预期来的要早。

今年3月,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,预计国内需要年才会发放4G牌照。话音犹在耳,苗圩部长9月11日表示

,“工信部已决定将于一年左右的时间发放TD-LTE牌照”。

工信部的表态被业内称作是TD-LTE产业的重大利好,尤其是对中国移动而言。而对目前醉心于发展3G的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而言,这似乎并不是好消息,留给自己的时间窗口越来越紧。

对于电信和联通而言,似乎不论怎样,下场都不会好。竞争对手一年后上4G,自己不上是不可能的。但上马4G,又没有准备充分,在起跑线上已经落后,而且大量的基站络投资将加重自己的负担。更严重的是,如果被拉入TD-LTE阵营,直接面对中国移动这一强大对手,自己还会有活路吗?

被FDD倒逼 进程加速

此前,由于担心TD-LTE与TD-SCDMA形成“双手互搏”,工信部一直强调,要在大力发展3G络的基础上,统筹3G与TD-LTE的协调发展,对TD-LTE支持力度似乎不是太足。

但是从今年下半年开始,工信部对TD-LTE的支持力度明显加大,TD-LTE的市场化步伐也全面加快。

在7月初,工信部副部长尚冰赴杭州调研TD-LTE规模技术试验情况。8月初,工信部部长苗圩也来到杭州调研TD-LTE实验建设情况,并表示下一步要加大力度完善政策,进一步健全产业链,大力推动TD-LTE发展。在9月份,苗圩表示要加快推动4G络建设,发牌时间可能还要一年左右。

在曾韬看来,在政府部门支持下,TD-LTE的进程明显加速、发牌时间提早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同为4G标准的FDD-LTE的倒逼效应,“3年后国内才发4G牌照肯定是晚了。FDD现在在国际上已经有广泛应用,如果TD-LTE国内发牌再那么晚,那么在与FDD的竞争中将处于更落后的局面。”

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6月,全球LTE商用络数量已达95个,其中包括86个LTE FDD商用络,仅7个TD-LTE商用络,以及2个FDD/TDD双模络。而且部署TD-LTE商用络的都是一些小运营商,导致整个产业链都不积极。

“如果国内不尽快发牌,中移动不上马4G,很难提升整个TD-LTE产业链的信心。政府部门不希望国产4G标准落得如此下场,所以提前发牌一点都不奇怪”,曾韬表示。他认为,现在工信部的表态,给出了明确信号,将加大TD-LTE产业链各方的信心和动力。

电信联通节奏被打乱

“一年后4G牌照的发放对于电信和联通来说,是考验,它们都还没有做好准备,千亿级的投资,会带来很大压力”,曾韬认为。

移动在3G上弱势,给了电信和联通发展良机

。中国移动上半年新增客户3351万户,其中3G客户仅占47%(1587万户),而同时期全行业上半年3G新增客户(4733万户)占总新增客户(6572万户)的比例达到了72%,这显示出,移动在3G发展上明显弱于对手。电信和联通本来想趁移动“虚弱”时壮大自身,抢夺用户资源,但是牌照发放时间的提前打乱了它们的计划,甚至能否收回3G投资成本都存疑。

对于联通和电信而言,上马4G的确不是很紧迫的事情,不仅是从投资收益的角度出发,而且从消费者应用习惯和自己的技术潜力来看,皆如此。“现在很少有应用需要50M、100M的速来支撑,从这个角度而言,4G的上马不是很有必要。而且联通的HSPA+的速率也相当快,在与TD-LTE的对抗中,差距不是很大。”曾韬表示。

即使如此,4G牌照一旦发放,中国移动肯定会在宣传上打出4G牌,“比如说现在都4G了,用3G已经落伍了。而国内用户的需求容易被运营商诱导,电信、联通将面临用户大批流失的风险。”曾韬认为,4G 不仅仅是技术层面上的问题,更是运营商争夺用户的营销筹码。

牌照发放方式影响竞争格局

“4G牌照发放的数量应该是3张,但最关键的还是发放的牌照是什么制式,是TD-LTE还是FDD”,王煜全表示。

由于在3G上落后于竞争对手,移动将希望寄托于4G上,王煜全认为,4G牌照的发放将给移动带来机会。但是,如果未来发放牌照时,只有移动一家推TD-LTE,那么移动还会“比较悲惨”,电信和联通将会继续获得发展良机。“如果移动和另一家运营商两家一起来推,剩下的那一家将受益。如果三家一起来推TD-LTE,那么移动就上岸了,但损失的是整个国内通信产业。”

“理论上来讲,移动想拉其他运营商一起来推,但结果未必会如意。”王煜全称。

曾韬认为,一年后的市场竞争格局同目前相比,应该没有大的变化,移动仍是一家独大,“从这个角度而言,移动一家来推TD-LTE的可能性非常大。但是有关部门从支持国产标准的角度出发,很可能要让两家一起来推。对于另外一家推TD-LTE的运营商而言,在以后的市场竞争中会处于非常被动的境地。”曾韬建议

,应当对另一家运营商出台更多扶持手段,比如严厉的非对称管制措施,单向携号转等。同时也有人士分析

,4G发牌也可能采取3G发牌一样的方式,国产标准TD-LTE先放行,等技术进一步成熟、终端大量上市后,再发放FDD牌照。

曾剑秋教授认为,上马4G完全靠运营商去推动是不可能,靠国家去推动是最好的策略,“但是也要有理性、科学化的去推。”

文内嘉宾:

曾剑秋北京邮电大学教授

王煜全FrostSullivan中国区总裁

曾韬零点咨询集团电信业资深分析师

小程序开发公司
微信小程序制作教程
有赞微商城入驻规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