衡阳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重生之肆意的人生 39,我回来的目的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16:35 编辑:笔名

重生之肆意的人生 39,我回来的目的

“那给她打理茗伊家的产业是不是也是她说为了帮忙管理,等茗伊无双结婚了就交还回去,还有送茗伊无双去外面的那个庄子也是她提议的,说是茗伊家的庄子她在那里会过得好一点不会受委屈?”无歌觉得自己想明白付成海做事额原则了,于是问道。

“是的,是我太相信自己了,都没有去调查一下。”付成海愧疚的低下头。

果然,凡是打着为茗伊无双好的名头,付成海都会很容易就相信,那么精明的一个人,遇到了感情就会心软,糊涂。

“你既然那么疼爱茗伊无双,为什么不好好跟她说说,让她理解你?你知道吗,她跟你闹只是想你多关注一下她,她没了母亲,就更需要你的爱,可是你们见面就吵架,她不得不去楚氏那边找安慰。”无歌叹口气对付成海说到,以前整理茗伊无双的记忆就觉得有些别扭,她的意识告诉无歌,她讨厌自己父亲,父亲对她很不好,可是无歌自己将记忆读下来却觉得茗伊无双像个要糖吃的小孩子,缺乏安全感,她的各种吵架闹事都是为了找存在感,怕母亲没了以后付成海不喜欢她了。

“不是的,我也想好好跟你说话,可是每次说不了两句你就会发脾气,那时候楚氏出面你就会巴着她求安慰,我以为你想要的是母爱,所以才会对楚氏好一点。”付成海听到无歌这么说赶忙解释,他是真的很爱孩子,只是不了解她到底想要什么。

“好吧,其实茗伊无双巴着楚氏是怕你在母亲没了之后就忘记她,不喜欢她,把感情投注在楚氏和付无暇身上,所以她才想跟楚氏打好关系,叫楚氏母亲,也是希望你看在她对楚氏很好的份上能喜欢她。”无歌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这父女俩了

,好好谈谈不行吗?这别扭闹得,真累。

“无歌,我怎么会喜欢楚氏和她的女儿?都是我不好没能好好跟你谈谈,不过以后不会了,有什么爹都会跟你说,再也不会让你误会了。”付成海赶紧表态,也知道他们父女错过了好多年。

还有那个楚氏,原以为是个老实的,没想到这么多事都是她捣的鬼。想到这里,付成海面色一沉,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伤害他女儿的人。

看他的面色就知道在想什么,无歌决定加一把火,“你也许可以查一下母亲是怎么死的。”

“什么?”付成海瞳孔一缩,忽然想到了什么,心中惊骇,难道,他猛地看向无歌,想要一个答案。

“就是你心中想的那个,查一下当时的李四,还有齐安梁是谁,和那个李叔和楚氏是什么关系?”无歌将自己傍晚从山雀那边得到的消息说了出来。这些人原身的记忆都没什么印象。

李四?齐安梁?怎么会?他想起有些远的记忆,听到女儿提到的两个人就知道不是胡说,这两个人他都快忘记了,难道真的是他们联合楚氏给梅娘下的毒?

想到梅娘可能是被人下毒杀害的,紧握着双拳的手暴起了青筋,眼睛怒视,心中涌出一股子杀意。

“来说说我回来的目的吧,”无歌出声打断付成海。成功的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过来。

“什么回来的目的,这是你的家。”他不满的说到,情绪有些减缓,眼角还泛红。

“我不是以前的茗伊无双了。”无歌将要说的话换了,她本来是打算告诉付成海她不是茗伊无双,可是今晚的一番谈话,她突然有点心疼这个男人了,最爱的妻子可能被人害了,如果连唯一的女儿都因为自己的过失给没了,估计他人会崩溃吧,会不会直接自杀下去找她们。

“我是茗伊无歌,我现在并不承认你是我的父亲,我回来有三个目的。”无歌无视付成海伤心的表情,继续说道,“第一,为差点死去的茗伊无双报仇,第二,拿回属于茗伊家族的产业,第三,查明母亲茗伊梅娘的死因,如若人为,那么就是报仇。”

本来没什么精神气的付成海立刻坐直了看着无歌,“放心吧,这三个目的也是我要做的,你和你母亲的仇我来报,至于岳父的产业,这两天我请假在家帮你整理一下然后交给你。你现在长大了,也能承担起这副担子了。”完全将那句不承认你是父亲的话当成了孩子的气话。

见付成海一副为父很欣慰的样子,无歌不打算打击他了,今天对他的打击已经够大了,难得有能让他觉得欣慰的事。

“行了,已经很晚了,你休息吧,明天中午陪爹吃个饭。”不等无歌答应,付成海直接起身出去了,步伐有点快。

看着他有些无赖的行为,无歌噗嗤一声笑了,前面的人踉跄了一下,然后一甩衣袖,稳住了身形迈着八字步稳稳当当的离开了。

明明应该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,结果妻离子散,弄成现在这样,也不知谁造的孽。

被留在三进院门外的赖管事见人出来了,神色比进去的时候好一些,不由得松了口气,举着灯笼上前一步,“老爷,回去休息吗?”

付成海看了看站在外面脸冻得发红的赖成业,想起赖嬷嬷的事,“先回书房吧,我有事和你说。”

赖管事大概猜到是自家媳妇的事,老爷从别院出来后情绪很不好,有愧疚有愤怒,只是因为里面有她媳妇在,他避嫌一直在别院外等候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赖管事带着心事跟着付成海来到前院的书房。

小厮见状赶紧去烧碳炉,准备热茶,等屋子里暖和了起来,付成海已经把赖嬷嬷的事跟赖成业说完。

“这事你打算怎么办,要查吗?”付成海看着跟着自己多年的老大哥,问道,如果他要查那个人是谁,他就会帮他查下去。

“哎,这婆娘真是,有什么不能对我说,偏要听信楚氏的话。”赖管事恨得牙痒痒的说到,“那个人我知道,那时候我出门办事撞见了,只是没让他们发现,我也听他们的谈话了,根本就没什么。”

“成业,你是说赖嬷嬷没做对不起你的事?那为什么还怕你知道,去为楚氏做事?”付成海惊讶的问道。

“那人是我家婆娘的老乡,绿枝进宫前的未婚夫,只是后来她进宫了,那个男人就退了婚事另娶了,后来绿枝出宫和我在一起了,那个男人不知道怎么的过得不好在岩州遇到了绿枝想让她帮一下。”赖管事将自己知道的事说出来,“当时我听他们谈话了,绿枝说两人都各自成家,以后不要再来找她,还给了那个人五两银子当做还了以前的情分。后来我派人盯着他,见他出了城后就再也没有来岩州城了。”

原来是这样,可惜赖嬷嬷不知道他已经知道这些,反而被楚氏利用。

“老爷,绿枝她,她做了对不起老爷和大小姐的事,该受到惩罚,我不求别的,只希望老爷给她留条命,哪怕残了废了都行,我都一辈子感谢老爷。”说着赖管事站起来就要给付成海磕头。

“行了,你家婆娘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,起来吧。”付成海拉住他的手说到。

“啊?没有?那不是她去庄子传的话,让他们虐待大小姐的吗?”赖管事有些傻眼,心里却带着希望,真的没有吗?

“双方我都已经审问过了,她是被楚氏要挟去了庄子上,不过传达的是我的命令,并没有说要苛责无歌的话,张全一家是为了推脱自己的才那么说的,不过,”

本来还在庆幸的赖管事,听到不过心又跟着提起,瞅着付成海,你倒是一下把话说完啊。

“不过,半年多前的那次传信是你家大丫头借着你媳妇的名义写的信。”

什么?是泠香?赖管事完全没想到这里还有赖泠香的事,而且她怎么能下得去手,那是大小姐啊,谁给她的胆子加害大小姐。一时间他又气又急,恨不得将那丫头抓过来狠狠的打一顿。

“这事虽然是楚氏的主意,但是她也是帮凶,我不可能放过害无歌的人。”付成海看着赖成业气急的样子冷声说到。

“嗯,我知道,这事是那丫头的错,该怎么责罚老爷您不用跟我说,这丫头是被猪油蒙了心了,在不好好管教以后怕是毁了。”赖管事狠心的说到,要说绿枝做这些事还能理解,是怕他知道她以前的事,可是泠香这样做是为什么?

“有你这句话就行,明天你帮我办几件事。”付成海欣慰的点头,不愧是自己信任的兄弟,“第一,你家大丫头的动机要问出来,再做处罚;二,去衙门拿着休书将楚氏改为贱妾;三,找人去查一下九年前离开的李四的踪迹,还有他在府里的时候和谁接触的次数最多,有没有和外面的人接触,比如齐家人;四,查一下齐安梁和楚氏有什么关系,从十七年年前查。”

听着付成海一条条的说,赖成业心里觉得惊骇,这是怎么了,难道当年夫人的死有问题,要不然为什么查那么久远的事,还有楚氏出现不是意外吗?

庆阳治疗卵巢炎费用
自贡治疗阳痿费用
内蒙古治疗白癜风方法
庆阳治疗卵巢炎医院
自贡治疗阳痿医院